电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与鬼共眠二

发布时间:2020-04-21 17:50:15 阅读: 来源:电热器厂家

奶奶走后不久,来了两名便衣警察来找我做笔录。一提到王昊,我就很激动然后就呜呜呜的哭了起来。我把王昊做梦的事都告诉了警察,嘴里始终坚定“18楼肯定闹鬼,王昊肯定是被鬼捉走的。”一名被称“刘队”的警官是队长,他对我的回答感到很意外。配合完以后他们就走了,但没有给我一点值得希望的消息。

第二天早上,病房里妈妈接了个电话匆匆的出去了。半个小时后眼睛红红的回来了,手里还拿了好多都是我爱吃的零食。我总是感觉他们都很怪异,像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一样。原来妈妈接到是王昊死的消息。继而,我又昏睡了过去。

尸体是奶奶早上7点钟出门去医院看望我时候发现的,随后就报了警。现场勘察老奶奶门口就是第一案发现场,居然没有任何多余的指纹,没有一丝他杀的痕迹,经尸检,死者是昨晚窒息死的,具体死亡时间为6月8号凌晨2点左右,死者身上有多处刀伤,但刀伤时间根据刀口判断此刀为手术刀;右大腿内侧被割下一块8*5厘米大小的肉快,但肉不知去向,死法很残忍,但都符合自虐形式,初步鉴定暂时为自虐式自杀。

尸检停尸房内,我脸色苍白的看着独生子王昊的父母哭的死去活来,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会这样的悲惨。王昊妈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着说道:“什么叫初步?你们还没有查就能断定我儿子是自杀吗?不可能是自杀,昊昊是个很要强、很有梦想的人,不可能自杀的,肯定是被别人杀死的,求求你们一定把凶手找出来。”

19层楼道包括老奶奶家都作为现场进行警戒。爸妈向警方提供“王昊死的前一天,就是6月7号早上,奶奶来医院拿着鸡汤看望柳兮,可是保温瓶里并不是鸡汤而是浓浓的血,里面好像一块肉,很害怕,很恶心。”警方根据这条信息严格的调查王颜萍(老奶奶),但保温瓶的血和肉早已倒掉厕所冲掉了,销毁了证据,王颜萍家未发现可疑物。包括王昊周围的朋友和仇人一一的排查和现场取证结果,仍一无所获。在没有找到凶手之前,每一个人都有作案嫌疑。

半夜醒来已是凌晨2点,爸爸在床头柜趴着睡着了,没有看到妈妈的身影。第一时间就想到王昊已经去世了,然后又伤心的哭着,想到我们之前发誓的未来美好生活,忽然之间头疼的厉害,我又服下医生开的药,迷迷糊糊的又睡下了。梦中隐隐约约总感觉有一位身穿红色风衣的女人拉着一个女孩的手站在老奶奶门口,然后我就偷窥她们.....

“喂,110吗?快来人呐,快来人呐,我门口又死人了。”早上老奶奶又拨打着110电话,语气被吓的不轻。警察立马赶到,现场出人意料,和初次现场一模一样,连上吊的人都是同一人——王昊。王昊的尸体在公安局的尸检室,怎么会被偷出来又吊在案发现场。这离奇的事件惊到了所有人,尸检停尸房确实少了一具尸体——王昊。然后立马调取所有录像,录像却是完整的,没有一丝的诡异画面,王昊尸体上没有一处指纹。案发小区距离警察局只有一条街。凶手真猖狂,居然偷尸到警察局,这可给警方出了一道难题。

一天过去了,刘警官这时想到柳兮曾经说过“有鬼”,警察才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

早上我醒来,刘队带着两名警官早已在病房等候多时。第一眼看到警察我立马精神的问道:“王昊怎么样了?”

刘警官:“你醒了,我需要了解些情况,希望你现在配合。”

我没有回答刘警官,眼睛中充满希望急切的重复问道:“告诉我,王昊怎么样了?”

“兮兮,你先冷静下,刘警官正在查呢,王昊会有结果的。”妈妈过来扶着我的肩膀说道。

我点着头眼睛不听使唤滑滑的流着泪向刘警官说道:“我配合,我配合,求求你们给王昊一个结果。”

刘警官:“你对王颜萍19楼的家熟悉吗?也就是老奶奶的家。”

我摇摇头:“不熟悉,我一次都没去过她的19楼。”

刘警官:“6月4号,也就是王昊失踪当晚,你看到了些什么?”

我绞尽脑汁的想着想着,想到那晚王昊拿着菜刀挥向我时就浑身颤抖。

我害怕的小声对着刘警官说道:“有鬼,18楼有鬼,还是个红衣女鬼。”

刘警官转了转眼睛:“你为什么说有红衣女鬼?当时女鬼在你家哪个房间?”

我又想了想:“我好像在卧室看到的。18层是地狱层,我们一直都好好的,可自从来到18层,怪事就不断,最后还害死了王昊。”说着说着头疼的厉害,我哭着双手不停的拍打着头来缓解。

妈妈听到女儿口中的“鬼”后一直在旁边落着泪。警官联系精神科让我进行检查,结果我一切正常。

王昊6月4号失踪,直到8号发现死亡,那么这4天的时间他究竟在哪里,在干什么?警方的第一怀疑人是老奶奶。王颜萍的血肉汤,案发现场在王颜萍家门口,死者失踪当晚柳兮敲王颜萍家门,一个并没有耳聋的老人却不开门,一切所有的条件都符合王颜萍,可是一个年迈70多岁的老人怎能制造出这样的杀人方式,那她杀人的动机是什么?

离案发时间已经过去3天了,案情越来越糟。警方布满对老奶奶的蹲点跟踪。

第一天就有了眉目。6月11号凌晨2点,只见老奶奶拖着一个大麻袋,鬼鬼祟祟的从外面回来。对讲机呼叫19楼的注意,但奇怪的是一直没有等到老奶奶走出电梯或者楼梯,难道老奶奶也失踪了?第一时间我们冲到奶奶家,只见老奶奶是被我们惊醒的,更奇怪的是老奶奶的鞋没有任何土泥之类,床上居然有温度,窗户紧关着没有攀爬的痕迹。这表明老奶奶并没有离开屋里。

刘警官疑惑的转着眼睛思索着:“这不符合,不可能,这里面一定有破绽。”

严肃的命令:“立马封锁整个小区门,禁止任何车辆人进出。”

“刘队~~快来。”一名警察大喊道。

只见18楼防盗门上吊死一名红衣女人,在场的人都不禁的倒吸一口气。

“啊~~~~女儿啊~我的女儿啊~~,是谁?是谁干的?”老奶奶拨开人群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刘队先是一惊然后开口第一句话:“叫法医。”

当法医第一眼看到死者时被惊到了,急忙问:“什么时候发现死者的?”

尸检室内,“死者死亡时间是一年前,胃里有冲洗后遗留的农药成分,她是服药死的。为什么尸体却保留这么好?又是谁把死者吊在这里?这里面一定有秘密。”

北京离婚律师

易轶

北京离婚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