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再见了或许我只是在你爱情里开了一个玩笑

发布时间:2020-07-13 17:58:51 阅读: 来源:电热器厂家

核心提示:分享导读:怎么寻找每个遗失的拥抱,怎么去忘掉?害怕被寂寞缠绕。是我太糟,你要的都给不了,给不了,无力多挽留你一秒! 一,她说,我不痛。     四年前,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流氓。打架,抽烟,喝酒,无恶不... 分享导读:怎么寻找每个遗失的拥抱,怎么去忘掉?害怕被寂寞缠绕。是我太糟,你要的都给不了,给不了,无力多挽留你一秒!

一,她说,我不痛。

四年前,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流氓。打架,抽烟,喝酒,无恶不做。

关于她是如何喜欢上我的,我至今都不知道答案。毕竟,谁都不会把乖乖女和流氓联系在一起。

那时,班上流行扎金花,赢的一方可指使输的一方做任何事。当然,是在公众面前。

那个夕阳洒满教室的下午,她乖乖的坐在我边上看一帮男生吆五喝六。要是那天的规则是输者脱衣,那我输的连内裤都没有了。我几乎连着十几把被指使去向周遭班的胖女生表白。

终于在输到十三把的时候,我一拍桌子,豪气干云的说,表什么白呀,土不土,要玩就玩点有意思的。大家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我坏坏一笑。

果然,在惩罚换了之后,我的运气来了。对方不服气的把女朋友推向我的怀里,我结结实实的抱了个温香满怀。

没错,惩罚就是输者将自己的女朋友推向赢者的怀抱,并献上一个吻。我正暗自佩服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呢,一不留神竟输了。

我一把抓过她大气的将她推向对方,她噙着满眼的泪水扭过头悲伤的看着我,我不耐烦的顺势又推了一把,她竟软软的倒了下去向桌脚磕去,顿时额角一片红肿。有人说,算了吧,别为难她了。我一把拉起她大声说,你玩不玩得起,玩不起就别在这给我丢人!

她摸着额角,满脸泪水的向外跑去。

其实,我只是在看到她悲伤的眼神时,突然决定彻底的放过她。一个流氓何必困住一个好学生呢。

可是,被羞辱过的她却没有离开。依然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带着额角的印记呆在我的身边。

当十五岁的她绽放在床榻上时,我用从未有过的温柔说,痛吗?她脸上的潮红久久没有褪去,有你,什么都不痛。

我发誓,那时,我真的打算好好爱她的。

二,天空的蓝是疾病。

海鸟和鱼相爱,只是一场意外。我们的差异,一直存在。

在我明白这句歌词时,似乎已经太晚。

在枯燥的高中生涯中,她一直在努力的学习着。几乎连周末都不曾停歇。

最长的一次记录,是两个月没见一次面。这对一个学校的我们来说,是件多么讽刺的事。

我十八岁生日时,她挣扎了好半天才答应给我过生日。在KTV里,男男女女都兴奋的抢着麦,只有她,坐在角落里,耳朵里插着耳机,一动不动。我走过去拔掉她的耳机,英语就那么重要?她怯懦的说,过几天要测试英语听力。我点燃一根烟,走到嘈杂的人群中抢过麦,随手搂过一个女生,放肆的唱着歌。

她默默的走了出去。过了一会一条短信发了过来:你说过,你最庆幸的是我跟你在一起那么久,都没有丢掉纯真。我沉默良久,回复:天空的蓝是疾病。

从那以后,我们再没有联系。高考完,我上了一个三流大学。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竟在这个学校遇见了她。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赞

盖州工作服制作

宜宾订制工作服

新余工作服定制

巢湖订做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