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写作就是燃烧自己

发布时间:2020-07-13 18:05:24 阅读: 来源:电热器厂家

在路遥去世23年后的这个春天,由于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的播出,全国再次掀起了路遥热潮。几乎每天的微信上都有关于路遥写作及其生前点点滴滴事迹的连续介绍。作为路遥生前的好友,也是路遥最后一部创作札记《早晨从中午开始》的责任编辑,我想谈谈我所认识的真实而与众不同的路遥。

一和路遥相识于30多年前。当时他的小说《人生》刚刚获奖,西安电影制片厂导演吴天明要将其改编成电影,便在西安电影制片厂搞了一个座谈会,我作为业余电影评论者应邀出席。当时陕西省一位参加过延安文艺座谈会的文化界老领导,对《人生》提出了非常尖锐的批评,说高加林是无根的豆芽菜,以这样的人物作为主角存在导向的问题。几位导演和评论家都是这位老领导的部下,包括吴天明,碍于面子都不好说话。我因为不认识那位老领导,就和他争执起来。我说:豆芽菜也是菜,都80年代了,你怎么还是旧时的思维?场面一时很尴尬,吴天明赶紧出来打圆场,说我是一个学生,业余影评人。

座谈会结束后,在西影厂大门口,路遥过来拍拍我的肩,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洛川。路遥伸出大拇指,用浓重的陕北话说了句小老乡,好后生,然后就大步流星地走了。

后来,《人生》在吴天明的努力下被拍成电影,获得巨大成功,并获得了当年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

1988年,沉寂了几年的路遥突然推出百万字的鸿篇巨制《平凡的世界》,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当时正兴起文学热潮,文学讲座很盛行,很多作家也很热心于讲课。《平凡的世界》让许多读者喜爱路遥,他们更渴望了解路遥的精神世界,但很多社团搞讲座就是请不到路遥,路遥似乎变得很神秘。大家都说,路遥傲慢,架子大。

1989年秋天,我当时所在的杂志社收到很多读者来信,希望我们介绍路遥,大家很想知道路遥是在怎样的心境和状态下写出《平凡的世界》的。由于我当时和路遥并不是很熟,就约上我的好朋友,也是路遥的好朋友,新华社记者李勇一起去找他。路遥很热情,完全不是传说中的那样,他甚至还记得当时开《人生》座谈会时我发言的细节。他大声地笑着说:年轻人就是要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而且后来的事实证明你说的是对的。

二那段时间正是路遥创作的调整期,因为我们聊得很投缘,我后来几乎每个月都去他家一两次。我可以深深感受到,路遥在创作上是孤独的,他所要走的文学之路可能常人很难企及,他把文学看得过于纯粹而神圣,所以他注定要孤独地往下走。这可能与他苦难的童年和年轻时的经历有关。

路遥7岁时,因为家境贫困,父亲领着他从清涧走了两天,到达200多里外的延川县,把他过继给没有子嗣而同样贫困的伯父。路遥的生活并没有因此发生任何改变,相反在贫困上又增加了一份委屈和自卑。由于是外来的,他常常受到同村孩子无端的打骂,所以,路遥说他童年最刻骨铭心的记忆除了饥饿就是遍体的伤痕。虽然年龄小,但童年的路遥已经扛起家里的生活重担,下地、拾粪、砍柴,像孙少安一样,什么样的重活、累活他都干过。他说:我生来就是大人。

然而,命运和路遥开了一个大玩笑。

文革开始时,路遥正在县城上学。他像很多学生一样热情高涨地投入到这场运动中。1968年,19岁的路遥作为学生领袖成为延川县革委会副主任,但很快就被这场运动深深地抛入谷底,回到原点。在农村劳动时,他像孙少平一样,没有屈从于命运的安排,政治上的失意更加速了他在文学这条路上的步伐,他对文学的痴爱陪他度过了那段昏暗而难忘的岁月。他几乎读遍了在他们县城能够找到的所有文学名著,在文学的海洋中找到了自己的快乐。1973年县里推荐有为青年上大学,本来推荐他上的是北京师范大学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但由于他的履历,他被那两所学校拒绝,后来延安大学录取了他。

路遥从延安大学毕业后到《延河》杂志社工作,创作成为他生活的全部,因为他从没有真正离开他生活过的那片土地,所以他的故事百转千回,总是与那片土地紧紧相连。在政治上无法实现的梦想,他在自己的作品中实现了;在生活中无法实现的浪漫爱情,在他的作品中得以淋漓尽致地展现。所以,《在困难的日子里》《人生》连续获奖后,他仍然能选择放弃充满鲜花和掌声的生活,回到陕北乡下,选择孤独寂寞,用6年时间如牛马般劳动、如土地般奉献,最终创作出百万字长篇巨著《平凡的世界》。他说:尽管创作的过程无比艰辛,成功的结果无比荣耀,尽管一切艰辛,都是为了成功,但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也许在于创造的过程,而不是那个结果。

1991年3月,从北京传来《平凡的世界》获得第三届茅盾文学奖的消息。朋友们奔走相告,路遥当然也非常高兴。他对我说:我当初只想把我想写的东西完成,获奖的事情确实没有想过。他从北京领奖回来,打电话让我去他家,原来他带回了100套再版的书,说要送朋友。我去的时候他已给我签好名,路遥说:你是第一个接受这套新版书的人。后来我听说,路遥连去北京的路费都没有,还是他弟弟天乐借了5000块钱给他,他才能去北京领奖。给路遥送钱的时候,天乐说:你千万不要再获什么诺贝尔文学奖了,要不然,我从哪里给你弄外汇去。

河池工作服设计

随州职业装订制

衢州订制工作服

资阳订做职业装